当前位置:主页 > 青岛 >

开学第一课的海军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????

说起来很难相信,岩井俊二,已经56岁了。

而在大多数观众眼里,他的作品青春、纯爱,他依然是那个最懂少女心的导演(之一)。

“我的内心里,还住着十几岁的自己,我也经常会梦到学生时代。有时候在梦中,我感觉马上去上学了。”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,岩井俊二自己也说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24年前的电影《情书》,影响了一代年轻人对校园爱情的理解和向往。

《四月物语》、《燕尾蝶》、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、《花与爱丽丝》更是第一代互联网女孩最喜欢的壁纸、头像。

这几部电影,让很多人对“小清新”审美和“残酷青春”有了深刻的认识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影片中少女看向天空时的眼睛,被阳光勾勒的刘海儿,各种笨拙、懵懂、纯真的姿态……总是能击中你我心里最透明、柔软的那个角落。

和唯美的画面同时触动我们的,还有音乐。

岩井俊二从小就喜欢音乐,虽然学生时代只练习过基本的钢琴音阶,但音乐始终是他创作剧本和电影的重要灵感源泉,他想要“拍出像音乐一样流动的画面”。

今天,一起来回顾他电影中的经典片段、配乐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0 1

Forever Friends - 烟花



拍摄电影《烟花》时,岩井俊二开始与自己喜欢的音乐人堀川丽美合作。

故事发生在青春期的起点,小学五六年级。


那时,女孩们刚开始发育,已显得比较成熟;男孩们则打打闹闹,懵懵懂懂却一心想当男子汉。

他们会争论烟花是圆的还是扁的,为争夺暗恋的女孩比赛游泳,希望有一天和她一起看烟花。


他们会在回家路上的旷野上大喊:我喜欢老师,我喜欢奈砂,我喜欢美少女战士……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情窦初开的天真可爱,被《Forever Friends》准确地表达出来。


hold me like a friend, kiss me like a friend

像朋友一样,拥抱我亲吻我吧


吉他轻轻划过像闪闪发光的水波,丽美的声音透亮轻盈,背景合成器的声音仿佛远处的烟花被拉成了慢动作。


这是盛夏的日子,男孩女孩在泳池里嬉戏,时光凝固在音乐里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暗恋最初的模样,大概就像这首歌一样热烈、纯净吧。没有人会去想,成长的痛苦已经悄然拉开帷幕。


0 2

Small Happiness - 情书



中学时,岩井俊二就读男校。16岁,高一,“没有喜欢的女生,比较痛苦”。


也是从此时起,他开始学习美术,进入创作的世界。


可能正是源于对“错过”的迷恋,岩井俊二把中学的暗恋写成了唯美的《情书》。


最遗憾的“错过”,是死亡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故事中的男孩早早去世,而女孩要到多年以后,才能发现他在《追忆似水年华》借书卡背面画下了她的肖像。


原来,他一直喜欢的人是她。


女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面色凝重,眼眶泛红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堀川丽美创作的钢琴曲《Small Happiness》缓缓流淌着,优美宁静的音符掩盖了人物内心的波涛汹涌。


飘扬的弦乐带着我们的思绪飞过雪地和图书馆,飞过生与死,飞进我们各自的记忆里。

有多少感情,我们不知不觉就错过了?


惟一幸福的岁月是失去的岁月,惟一真实的乐园是失去的乐园。”普鲁斯特写道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0 3

春の温度 - 四月物语



还记得你当年第一次离家求学的情景吗?

一个人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开始一个人的生活。


一个人安家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骑自行车,买东西,看电影,参加各种社团……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你有一点小小的孤独,但并不凄凉,而是充满憧憬和希望。


就像《四月物语》中松隆子饰演的女主,也像这首《春の温度》。


音乐很简单,钢琴反复再反复,轻微的变奏、递进,不那么肯定,有点怯生生,在行进间,似乎能让人触摸到心跳。


那是少女萌动的心,是随风飘落的樱花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这张原声大碟由“CLASSIC”创作。


CLASSIC,实际上就由岩井俊二、坪井信八、岸内萌三人组成。


唱片中的钢琴演奏由松隆子负责,她当时只是一名初学者,但岩井俊二想要的正是她的简单、生涩、稚嫩。



片尾一幕最为经典,松隆子终于和一直暗恋的学长搭上线,她站在雨中,撑着他给她的红色破雨伞,笑容清澈,犹如水花。


钢琴声适时响起,当长笛加入之后,音乐越来越强,越来越欢乐,我们似乎看到女孩踮起脚,旁若无人地跳起了舞。


四月,从此成了暗恋的季节,美好的季节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0 4

Lolita - 燕尾蝶



小林武史,是岩井俊二音乐上的黄金搭档。


前几年,因为欣赏他在岩井俊二电影中细腻的音乐把握,韩寒曾经邀请他为《后会无期》做配乐。


小林武史最精彩的配乐作品无疑是《燕尾蝶》和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。


《燕尾蝶》里,他用爵士、摇滚、实验各种音乐语言编织起那个看似充斥着罪恶的底层移民世界,“元都”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元都的人被称为元盗,没有身份,受人唾弃。角色们说着各种方言,中文、粤语、英语、日语。

音乐也充满异域风情,混乱,危险而神秘。


但岩井俊二更想让我们看到的是,垃圾堆里的光,看到元盗备受折磨,漂泊灵魂中的善。


妓女、流氓、拾荒者、杀手,他们都有一个化为燕尾蝶的梦,那个梦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会唱歌的妓女古力果,他们的女神。



当古力果在火堆前唱着《南海姑娘》,元盗们跳舞、唱歌、喝酒时,他们是快乐的。


当大家一起捡废品、练泰拳、洗车赚钱的时候,也是快乐的。


就像古力果的扮演者歌手Chara唱的《Sunday Park》,慵懒、轻松、无忧无虑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一个阴差阳错的凶案发生,元盗们也因此“得利”,学会了制作假钞,变得很有钱。


他们向世界宣告自己最大的梦想,做一支伟大的“元都乐队”,让古力果成为歌星。


世界名曲《My Way》被Chara的烟熏嗓唱出来,没人能抵挡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我们都有自己的“路”,元盗们也是。


随着古力果签约唱片公司,深爱她的飞鸿被送进监狱,曾经的伙伴们也各奔前程……


卑微、贪心却又过分单纯的元盗注定是“有罪之人”,注定要为这座城市的肮脏买单。

影片结尾,飞鸿忍受着警察的折磨,原版《My Way》响起。

沉重的命运啊!

镜头闪回到过去,他大笑着在街上狂奔,一回头,刚好看见燕尾蝶的巨型广告牌随着音乐的副歌徐徐升起……


《My Way》,他的倔强,元盗的梦想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《My Way》原版是法语歌,讲的是男人失去所爱后的追悔莫及。


1969年被保罗·安卡填上了英文词,由弗兰克·辛纳屈演唱。


英文版类似一份人生的总结,讲述生命即将落幕时,老人的种种体验,它连续多年位列英国葬礼演奏曲榜首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《燕尾蝶》中,声线独特的Chara重新演绎了《My Way》,打动了更多亚洲年轻听众的心。


岩井俊二和小林武史这对搭档,以极致残酷的音画世界,呼应特定时期经济发达的日本,也隐喻了纯真少年与复杂社会的矛盾。


你我虽不似元盗般漂泊命苦,但跻身于以逐利为目标的凶险世界,那些善良的本能和最初的梦想又能保留多久呢?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0 5

爱の実験 -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



歌手Salyu从小参加唱诗班,她用美声发音的方式创造了自己的专属唱法,混合人间的丧和来自天边的纯净。


小林武史欣赏她的才华,邀请她参与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的音乐创作。影片中,歌手莉莉周的声音就是Salyu的。


配合镜头里倾斜、晃动的残酷青春,莉莉周灰暗的音乐贯穿始终。


I see you,You see me


《爱的实验》这句歌词预示着两个男主角莲见和星野的纠葛。他们曾经是好朋友,在网络上还是顶着马甲的灵魂知己,可如今现实中,星野却对莲见实施霸凌。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这首歌在影片中出现了三次。


一次是莲见在听歌,被星野的电话打断。


第二次,莲见骑车去见星野,被星野的手下们欺侮。音乐响起,星野粗暴地掰断莲见的CD,音乐戛然而止。


最后是片尾,两位“网友”相约在演唱会见面。可莲见却发现,原来灵魂伴侣竟然是现实中的魔鬼。


I see you,You see me


万念俱灰。莲见决定给这段令人窒息的青春友情画上句号。他杀了星野。


两个孤独男孩的悲剧,也许,能给他们安慰、理解、温暖的只有莉莉周的音乐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除了莉莉周沙哑颓废的唱腔,影片中的另一种音乐,是优美的钢琴曲。

其中有些是小林武史原创,也有些引用德彪西的作品。


小林武史在《Sight》中,用钢琴配着轻到几乎无法察觉的电子乐,带我们置身梦境般的校园时光,重温十几岁的心境。

自卑、羞耻、迷惑、堕落、刺痛、说不出的爱恋,不知道如何面对家庭的压力,如何面对朋友关系的变化……

我们看着角色面对的困境,似乎也看懂了青春期的自己。

《月光》来自德彪西《贝加莫组曲》第三章。


岩井俊二非常喜欢德彪西,他认为德彪西音乐里有神秘的东方气质。


生于1862年的德彪西,是印象主义音乐的鼻祖,他借鉴同时代画家莫奈、塞尚等,给音乐创作中加入幻想的元素,朦胧和神秘莫测的色彩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岩井俊二曾说,“我的主题始终如一,就是用感觉和风景让大家体会当事人那时的难过、悲伤或开心”。


在德彪西充满光线变幻、和色彩流动的音乐中,我们记住了《关于莉莉周》中大片大片绿油油的麦田,以及麦田里的男孩和女孩。


0 6

花与爱丽丝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曾有人问岩井俊二,为什么创作青春少女主题电影?


“我也不是很懂女生,但是看一些女生的行为会觉得很不可思议,可能因为好奇心,驱使我做出一些解读”。他说。


《花与爱丽丝》实在不像一部男人导演、编剧、制作一肩挑的电影,那些微妙的小细节,女孩之间的温馨和较劲,拍得太生动了。

岩井俊二更是一手包办《花与爱丽丝》的音乐创作,这张原声大碟豆瓣评分9.1。

简单的钢琴音符,仿佛两个女孩冬天哈出的白气,春天跳舞的脚尖,清透,灵动。

悠扬的提琴,有女孩优雅的骄傲,又有调皮诙谐的味道。

樱花绚烂,万物萌动。

2013年,岩井俊二在音乐上更进一步,与两位年轻的女性音乐人组建乐队“HecToPascal”,还到中国巡演。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乐队为岩井俊二2015年的动画电影《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》创作原声带。

主唱椎名琴音的声音配上导演早年写的钢琴曲《Fish In The Pool》,再次迷倒了一大批少男少女。


轻盈透明的旋律,让身为老阿姨的我都想去学芭蕾舞。


乐队钢琴手桑原真子说, “导演会提出一些特别浪漫、特别迷人的建议,大家都吓一跳,忍不住怀疑导演到底今年几岁,怎么跟少女一样。”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少女心,从字面上看,是指少女纯洁而敏感的心。

但这个词,如果只用来区分年龄,或者描述青年期的女孩,未免有些局限。


少女心应该是一种人生态度,永远好奇,永远乐于尝试。

就像有记者曾问岩井俊二,是否会反感被称为“青春电影大师”。

他说:“青春是个未知的、像推理小说一样有很多可能性的主题,拍电影拍到现在,感觉自己还是有不成熟的地方,还得继续学习,才能不愧对大家对我的这个称呼。

守住初心,不固步自封。

Be free!

56岁的日本王家卫,依然青春,依然在路上
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lgsjpt.com/5myxfn/62295-85019-88177.html

发布时间:01:19:38


{相关文章}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????
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
  • 日本是中国之外中药最大的生产和消费国,汉方药市场规模约133亿人民币,在日本药品市场中大概占2%。
  • 销售到日本和欧洲的中药材是品质最高的,通常有200多个农药指标的检测,而国内市场上流通的中药材,大部分不检查农药指标。
  • 日本津村挑选药材按照1‰的杂质控制率,但国内按药典规定是3%,几十倍的差距。
  • 2003年非典后,药材价格上涨,药材产业发展了,药农日子红火了,但药效却大不如前。
  • 为了让根看起来更粗,当地人会给党参打壮根灵。
  • 2020版《中国药典》即将推出之际,15份国家标准草案提出了对植物类药材全面检查重金属及有害元素,禁用33种农药等。
  • 药材行业高度分散,2000多家企业瓜分2000多亿的饮片市场,起点比较低,提高标准也会面临全行业阵痛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△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
整个8月份,药材出口商李贵都闷闷不乐。

出口的一批枸杞,在欧洲因为农药残留不合格而被扣留。对于李贵这种小型的药材出口公司而言,“自动扣留”无疑杀伤力巨大。

“2015年版《中国药典》只对甘草、黄芪、人参、西洋参4种药材限定了农药残留量。对枸杞没有做硬性要求。”李贵觉得有苦难言,欧洲的饮片标准非常高,一旦出口到那边,会面临200多个农药指标的检测。

事实上,质量标准差异一定程度阻碍中药饮片走向世界(中药包括中药材、中药饮片、中成药,饮片是中药材切片炮制初步加工而成,中药房中那种一味一味的药,就是饮片)。

2017年,中药材因质量问题被日本、韩国、美国、欧盟扣留和退回44次。世界贸易组织在今年7月发布通报称,欧盟将针对我国枸杞及茶叶相关产品的农药残留实施官方监控,主要关注双甲脒及尼古丁的残留。

完善药品标准,提升饮片品质,国家层面已逐步达成共识。《中国药典》自2010版起,标准的制定就走向了快车道。按照五年一改版,十年一换代的模式,药典委在2020版《中国药典》即将推出的近一年来更是大动作频频。

今年1月,国家药典委发布2020年版《中国药典》编制大纲,提出“全面制定中药材、饮片重金属及有害元素、农药残留的限量标准”。

近日,国家药典委发布《0212 药材和饮片检定通则》等15份国家标准草案。对于植物类药材,要全面进行检查重金属及有害元素(铅、镉、砷、汞、铜)限度。除此之外,还禁用33种农药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
一个小县城的药材交易

白露刚过,距离甘肃兰州近200公里的陇西县,天气依旧干燥。中午时分,顶头的太阳烤得人有点发晕。

进入当地,哪怕是出租车司机,都能引以为豪地讲述,“陇西气候湿度小、光照足、通风好,药材不容易生虫和发霉,自古以来就是‘天然药仓’。”官方资料显示,陇西素有“千年药乡”之称,盛产当归、红芪、黄芪、党参等中药材238种。

几乎每一个镇上都有个药材交易市场。规模大一点的,比如文峰镇的康美甘肃西部中药城,占地足足有1000亩。据当地人介绍,每逢赶集日,交易大厅四川成都属于西部_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近百米长的走廊两侧人声鼎沸,堆满各式各样的药材样品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△ 八点健闻谭卓曌摄


药材收购商陈富对各个镇赶集的日子,了如指掌。一逢开市,他会开着一辆白色的小型装货车,把从山上收集下来的党参、黄芪拉到市场去卖。“就普通的党参来说,20元一公斤收上来,50元一公斤卖掉。”

也碰到过外国人来收党参。“他们会指明要品质好的,那种大的粗的,价格是110元一公斤。”这个价格比市场价高出十几二十元,陈富的原则向来是,谁出价高,就卖给谁。

“从国内发货,涉及装船、收集多个环节,到了欧洲几乎是2个月后了。他们更需要质量好的药材。” 李贵经手的国外客户,也都更注意品质。

遇到药材掉价的时候,就囤着。陈富说,囤到第二年,品质的确不太好,但也要等价格涨了,再卖出去。不管质量好坏,市场都会有人买单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△陈富的仓库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党参,要等价格上涨时再卖出去。谭卓曌摄


而在8月24日,当地药材交易气氛达到顶点。

首阳镇上举行了第二届中国中医药产业博览会,俄罗斯、日本等14个国家的代表参会。在街上随便碰到一个人,都能绘声绘色描述当天的场景,“滨河路被封了,周围县城酒店全部满房,挤满了外国人。”

官方数据显示,陇西首阳、岷县、渭源会川等6个大规模交易市场,年交易量120多万吨,交易额230亿元。这些药材被装箱、装车,一辆辆运往新疆、内蒙古、安徽、云南等地,甚至远销国外。


药效大不如前

陈富的仓库在一个大山的镇子里,距离县城有近40分钟车程。仓库不远的山地里,遍布了党参、黄芪。集中连片的党参绿意葱茏、长势旺盛。这些山地少部分被药企承包,做成种植基地,大多数仍旧是药农自种自卖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△陇县的一个山地里,集中连片的党参。谭卓曌摄

“之前大家都是种土豆,非典后,药材价格上涨,几乎全村都在种药材。”当地药农说,一亩地的药材营收大概是6500元,而一亩地的庄稼营收不过2000元。凭借药材的收入,这些药农们纷纷在县城盖起了房。

药材产业发展了,药农日子红火了,但药效却大不如前。“我们小时候,山上野生药材很多,现在快被采没了。野生的党参一般要长个5~10年,那个根壮得都跟人参差不多。但种植的话,2月份种下去,9月份就可以收。” 一位药农说,为了让根看起来更粗,当地人会打壮根灵。

壮根灵是一种生长调节剂。国家药监局在2018年曾发布《中药材生产质量管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,规定“禁止使用壮根灵、膨大素等生长调节出租车要求什么车_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剂调节中药材收获器官生长”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△党参在地里看起来像红薯,当地人会打壮根打赢了维稳安保战_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灵,使其长得更粗。谭卓曌摄


然而,兰州距离北京,1400多公里,最快的动车7个小时,最慢的列车26个小时;陇西距离兰州,200多公里,只有列车,需要2个小时;位于大山里的小镇距离陇西30多公里,山路蜿蜒。

这里很多药农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去过兰州。他们尴尬地站在田地旁,抽着烟,用极其晦涩的“普通话”说,我们不识字,也不会讲。

当有农残的药材一捆捆、一箱箱地被装车,经过“陈富们”发往全国各地的药材商,再经过一道道“不是特别规范”的加工、炮制,再到达出口商的手上时,就有了开头李贵的烦恼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△ 准备发往全国各地的中药材。谭卓曌摄


一根一根的党参到了药厂后,会被浸润。一位中医指出,药材浸润后,会流失大量的有效成分。“在当地采摘后,就应该加工好,烘干后再发往使用地。二次的炮制,会令中药饮片含量流失百分之三四十。”

加工和炮制过程的不规范,更不是秘密。北京平心堂中医门诊刘敏说,“比如白术炮制,北方用麸子,南方用稻壳,但炒的时候,为了省功,上色块,可能里头就掺糖,外面很快是焦黄的,但里头却是白心。” 刘敏作为药房主任,有着20年的药材经验。平心堂的饮片质量圈内口碑甚高,非典时期李嘉诚曾专程派人从香港来医馆取药。

“炮制用的材料,是用醋精,还是用好醋?用黄酒的移动5g网络发布_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话,是一年的,还是五年的,这些都会影响药效。” 到了市场上,药材还会被掺东西。在内蒙的时候,刘敏发现当地有一种植物叫大黑头,长得跟柴胡差不多,但价格低上好几倍。大黑头切了段,掺在柴胡里,完全看不太出来,但它是没有疗效的。

“如果说医生是战士的话,药就是武器。如果炮弹里都是沙子,必然就是失败的。”刘敏说道。


日本的质量标准

王奇不愿去做散户的生意,品质很难把控。

他所在的盛实百草是国内最大的中药材及饮片出口公司。“日本津村是全球最大的汉方药(即中药)制药公司,每年从中国进口的药材量,有一半是我们在做供应。”据参考消息网指出,在津村每年采购的数千吨规模的中药材中萧山至杭州火车站_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,中国产占八成,日本产仅占15%。

常年和国外客户打交道,王奇有了不少感触。国外对于中药材有两个核心要求,一个是安全性指标,另一个是要求溯源。特别是安全性指标这一块,日本、欧洲和东南亚地区非常重视,但国内重视度低一点。

所谓安全性指标就是指农药、重金属、黄曲霉毒素,包括有害微生物等有害物质的控制指标。“稍微严格一点的日本客户,要求检测200多种农药指标,有的欧洲客户要求检测400多种。”李贵提到,国内市场上流通的大多数中药材,是可以不检查农药指标的。

“比如,甘草分乌拉尔甘草、光果甘草、胀果甘草,很多地里边都是混着生长的,但它们成分含量不一样,临床用药上是也有较大差异。”王奇说,像这种问题,日本人就会特别重视,他就指定用一种甘草,在种子、种苗上下功夫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
关于杂质的控制,国内外差距也比较大。“像日本津属于垃圾的分类_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村挑选药材的时候,最高级别是按照1‰的杂质控制率,就是1千个大枣里边最多有一个,可能有脏东西,或有一点发霉腐烂,特别严重的问题是零容忍。但国内杂质控制率,药典规定是3%。”

3%和1‰,杂质率差了几十倍。这个差距带来的就是人工和加工成本的提高。“我们出口一公斤药材,比在国内卖要高几十块钱,就来自于两部分的成本,一个是挑杂质,另一个是检验。”

溯源管理则是要求,“发到日本的每一个批号的药材和饮片,都能查到是哪个地块,什么农民种的,什么时间种的,用了什么农药,是怎么生产加工的,所有过程都能查得到。”王奇说。

出口的药材,王奇都是和种植公司合作。“我们发放种子种苗、农药肥料,指导药农种植。药材还长在地里的时候,会抽一些样品检测;从地里挖出来,到工厂之前,要再检测一下。发到工厂加工之后,还要再检测一下。一旦违规使用了化肥农药,第一次会警告,如果有了第二次,就不再和他做生意。”

“这一点,大多数国内企业是做不到的。”一位行业人士指出,很多企业做溯源系统,只是做了一个信息化的展示页面,没有把全过程的溯源信息管起来。


中国人什么时候可以吃上好药

药材标准该提高,产业该升级了。

前两天,王奇和几家中医馆的负责人在北京开了一次研讨会,“我们想针对几十个重点品种,讨论一个共同的行业标准,这个标准是高于药典的,甚至高于出口标准的。”

刘敏也参加了这次会议。她希望这个标准是双重的,既符合国家标准,又要符合中医标准。“目前的饮片标准是按西医标准制定,强调的是含量。古代验药,看性味归经升降浮沉,闻味道、看成色,三年生的和五年生的有区别,这个地方产的跟那个地方产的有区别,这是咱们传统中医药的标准。”

正如开头所言,国家药典委也在紧锣密鼓地修订更严格的标准。

除了农残、重金属各个指标制定之外,部分行业人士认为,要把传统中医的标准也加进来,特别是生长年限。“以前说人参必须五年以上,最好六年,否则就不能入药。现在有的长了四年,个头也挺大,也就入药了。”

“打个比方,指甲和山甲的含量是一样的,犀牛角和水牛角含量也是一样,但它们在中药的用途上又不是一样的。”一位中医指出,这也是为什么四川某一家企业会拿苹果皮替代板蓝根,其中一个成分是一样的,把苹果皮的成分扔进去,按照药典检测就是合格的。

但也有行业人士认为,标准的提高,还得看产业基础。“如果产业基础根本就不行,标准修订了也白费力气,而且会引起社会动荡。比如说枸杞,全中国的枸杞都按460种农药——出口欧洲的最严格的标准去查,可能市场上绝大部分的枸杞不合格,种枸杞的人怎么办?”

而饮片标准化,最终是一个需求问题。中药饮片的需求市场有两大块,一是中成药药厂,二是医院、医馆用的中药饮片。

最好的中药出口日本欧洲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吃不到


市场暂未形成优质优价的一个土壤。一位主做高端饮片的人士指出,“高质量饮片就能卖上好价钱,这个市场是没有的,并不是老百姓不需要,而是买单的人实际上是靠政府医保的钱,或者靠药厂去采购原料,这导致质量标准就很难一下子提起来。”

目前能用上高质量饮片的以自费的中医馆为主,这一消费人群自愿为高标准的药材买单。对于中医院里的饮片而言,在控费的大背景下,医保能否承受因饮片标准提升而带来的价格提升?此外,药材原料因标准提升而带来的价格提升,也将令中成药面临成本挑战。

这必然有一个过程。王奇说,“中国现在做电子产品,做5G,一点都不必国外差,很多领域超过国外了,但中药行业还处于阵痛期。”

药材行业是高度分散的行业,2000多家企业,瓜分2000多个亿的饮片市场。相对日本和欧洲而言,起点比较低。但整体在往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前进。

日本从源头在药材标准上的投入,已证明了回报巨大。根据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的统计数据,日本汉方药(即中药)市场规模约为2000亿日元(约133亿人民币),在日本的药品市场中大概占2%,日本已成为目前除中国外最大的中药生产国与消费国。

很多中国游客到日本也会去买汉方药。王奇说,“去日本买汉方药的人很多,未来慢慢的,中国有比日本还要好的汉方药,自然我们就不出去买了。但这个过程,一定是要靠一群企业,一点点把它做出来的。”


谭卓曌|撰稿

季敏华|责编

八点健闻微信公众号:HealthInsight

Copyright @ 2016-2017 蜘蛛AG亚游到账|HOME 版权所有